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导演时代

第292章划时代的电影

我的导演时代 吃饭打怪兽 9280 2020-07-03 07:45

  

  三月份的电影市场依然沉寂,不过这个时间也是电影行业最紧张的时刻了。

差不多都是这个时间,志在暑期档的电影已经开拍了,想要角逐贺岁档的片子,也进入了筹备当中。

当然,大制作这个时候已经晚了,徐客和李联杰联手打造的武侠巨制《龙门飞甲》都快杀青了,这次还是3D版的。

《金陵十三钗》也已经结束了特训,正在紧锣密鼓地拍摄。

集合了一众大牌明星主演的献礼片《建党伟业》也在进行最后的后期制作,将在6月15号建党节上映。

都在紧锣密鼓地张罗着自己的电影,李谦的未来影业也在筹备三部电影了。

郭凡和李洋在准备《李献计历险记》,腾华滔在筹备《失恋三十三天》。

只有两部电影,比去年少一部。

苏仑两年拍了两部电影,准备度个假休息休息,徐征的《人在囧途》续集剧本刚开始动笔,就被李谦拉来演男主角,吴经还泡在金陵军区,齐玉昆窝在豫南农村找素材。

一年一部电影,也就只有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李谦能持续保持这个节奏了。

不过,公司还有一部电视剧,杜洋从完美影业带来的《陆贞传奇》,一家刚成立的新公司,同时启动四部影视剧,也不算少了。

李谦已经弄完了分镜头剧本,抓紧时间休息几天,养精蓄锐,然后和剧组主创再坐一起讨论具体的拍摄。

各自都在忙各自的事情,佟莉雅这段时间也在家一边研究剧本,一边陪着李谦。

不过,她也有自己的事,今天出门去和腾华滔、编剧包晶晶,还有男主角文樟一起讨论讨论电影。

他们三个都到了,掐着点来的佟莉雅一脸歉意,“不好意思腾导,我来晚了。”

“丫丫来了,我也刚来,快坐。”腾华滔招呼佟莉雅坐下,包晶晶和文樟也打了个招呼。

“包姐,师哥。”

文樟早佟莉雅两届,这么叫也没毛病。

腾华滔呵呵笑道,“文樟、丫丫你们还是同学,在学校也认识吧?”

“师哥在学校可是大名人,可惜一直没有一起排过话剧,这次总算有机会合作了。”佟莉雅笑笑道。

“丫丫你这话不是寒碜我嘛,在学校我就是混日子的。”文樟自嘲道。

校友、老乡,一向是最容易拉近关系的,本身在学校也算是认识,没聊两句就熟络了起来。

看到这情况,腾华滔松了口气,当初还没成名的李谦把王晶华给拒绝了,让她很没面子,单方面和李谦不对付,那天王晶华来找他,也气的跟什么一样。

而且作为朋友,文樟的性格他是了解的,容易发脾气,尤其是红了之后,不顺着他的意的,看谁都不顺眼,腾华滔生怕闹得不愉快。

还好李谦倒是没记恨王晶华,偶尔提到她的时候,李谦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,纯粹是王晶华单方面的“结仇”

都聊了会,腾华滔也就抓紧和他们聊起了剧本来。

“这段时间你们俩也看了剧本,咱们这就是一部现代都市白领爱情喜剧,着重刻画了都市青年白领这一职业、年龄和收入群体,这个身份对你们也不陌生吧,这是脱离普通人,中产阶级的感情故事,人物的身份定位你们要把握好。”

拿到剧本有些时间了,这个两人都知道。

佟莉雅这个角色只是个婚庆公司普通小白领,离中产还有很大距离,不过剧情淡化了这种“白领”的经济状况。

最实际的租房问题,在大城市,一个普通职员根本租不起什么好房子,但是黄小仙的房子内部装修和外部景观,腾华滔都是要做的比较精致的。

佟莉雅道,“所以,我们是要呈现一个理想的世界给人们,让人们至少在这世界中能忘掉烦恼,把爱情和思考爱情不当做奢侈品来品味。”

腾华滔点点头,颇为赞誉地夸赞道,“没错,就是这个道理,丫丫领会的很透彻,我们讲的是理想中的爱情,没有柴米油盐这些世俗烦恼的爱情。”

不愧是新生代最出色的女演员之一,而且有过两部经典爱情片的经验,对电影的理解完美符合自己的想法。

接着聊剧本和人物的时候,佟莉雅也理解的相当透彻,简直就像是他内心想要拍出的效果一样,更让腾华滔刮目相看了。

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通过剧本能吃的这么透,腾华滔拍了这么多年的戏,能有这个水平的演员非常罕见。

佟莉雅要是知道腾华滔的想法,真是要不好意思了,这些都是李谦说的,只不过她拿来用罢了。

研究剧本的谈话就这么愉快地过去了,大部分时间都是腾华滔和佟莉雅在聊,文樟作为男主角,不太插得上话。

主要是他光顾着研究王小贱了,黄小仙这个角色文樟插不上话,而李谦也讲过王小贱这个角色,佟莉雅也能说的上来。

让佟莉雅有些奇怪的是,文樟今天跟外界的传言一点都不像,非常谦虚。

她可是记得,这两年文樟出名之后,脾气越来越大,经常有媒体,甚至剧组员工爆出来他在片场耍大牌,动不动对剧组员工呼来喝去,骂起人来比导演还厉害,出行也是非常霸道,一人占一条路。

在微博上,有一次一个影评人写了一篇贬低他的文章,结果文章直接艾特了他,还说再造谣信不信弄死你。

各种爆料可能是假的,但微博带了V,确实是文樟实名认证的,那句信不信弄死你是实打实的。

可是这次见面,和当年在学校里差不多,甚至还温和一点。

文樟要是知道这位学妹心里的想法,真要日了狗了。

虽然这几年经过《奋斗》、《蜗居》、《雪豹》一部部大热电视剧之后,文樟已经是新生代小生中的佼佼者了。

《海洋天堂》里和李联杰搭档,作为男主角他的表演也挑不出毛病,但是电影确实没有造成多大影响。

论名气,文樟丝毫不比佟莉雅低,但是论咖位的话,那就没得比了,连续两部电影大卖五亿多票房,新生代演员里,没有谁能比的了佟莉雅。

文樟又不傻,骂骂剧组员工、十八线小演员无所谓,比自己咖位高的当然要放低姿态了。

而且,他也得罪不起李谦。

就算拍完《海洋天堂》之后,他喊李联杰“杰老爸”,有了靠山,李谦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。

总之,剧组见面讨论剧情还是很融洽的。

结束之后,腾华滔也回去再琢磨琢磨自己的剧本,前段时间和李谦讨论了之后,也让他收获很多,

本意是拍一部中产阶级的爱情,处处透着小资,连餐厅服务员都是彬彬有礼的脸谱化形象,是平常人理想中的,不会有房、车、柴米油盐这些困扰的生活、爱情,和刚拍完的电视剧《裸婚时代》是两个极端。

不过李谦建议,也不要太脱离普通群众了,要控制在一个普通人触手可及的高度,看起来好像自己努努力就能拥有的。

而且,李谦也给了很多细节上的建议,不愧是商业大导演,这方面的眼光让腾华滔佩服不已。

不过,回到家椅子还没坐热,就接到了黄忠磊的电话,约他去酒庄,开了瓶好酒。

腾华滔一张大圆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淡漠,问他们要钱的时候各种应付,自己找到投资了却时不时地找过来,不是喝酒就是打球、开趴体。

......

时间一天天过去,三月份已经过半,李谦也结束了短暂的休息时间,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中了。

开拍之前,先召集主创开会,聊一聊片子怎么拍。

“《我不是药神》的调性和风格先前就已经确定了,采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,保持现实主义的调性,尽量从现实中抽离,少修饰重真实。”

电影的调性,是首先要确定的,每部电影创作初就要确定的方向,沿着这个方向走,摄影、灯光、人物表演、布景等等都要符合。

甚至连海报,都是不同的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已经拍了一张宣传海报,也算是定妆,字体采用手写,手写的字体给人一种亲切感,这就是基于电影调性决定的。

“那我们是以人为主,还是以故事为主?”摄影指导张忠华琢磨道。

“当然是以人为主了,要不然精心设计的人物形象岂不是白搭了。”李谦笑笑。

电影里几位主演的人物扮相,都是拟动物化的,程勇拟为断牙的野猪,黄毛是愤怒的猴子,吕受益是卑微的浣熊,医药代表就是精明的杜宾犬。

这些都是很精细的东西,包括演员们的打扮。

程勇一开始的服装有了大量的线条、方块和花,渐渐变成冷色系,变成有领的衣服,越来越严肃。

鞋子也从皮凉鞋或者拖鞋,渐渐变成了皮鞋,把穿凉鞋的一个人,变成一个穿靴子的人,精神气质是完全不同的。

刘思慧作为女性,变化是最明显的,发型从酒红色慢慢变成了黑、长、直,衣服从最初有很多动物元素,比如说豹纹的风衣、蟒蛇皮的裤子,慢慢变成趋同于严肃的形象。

就连张长林,为了契合人物在电影里的变化,一开始穿白大褂,西装里面穿了一件红色的毛衣,特别像一个人吐出一个红色的舌头,是一个吸血鬼的状态。

但他的人物设定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反派,后面也可以看出他人性的转变,所以他的人物造型慢慢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的形象,衣着、形象越来越普通。

李谦在人物方面做了大量的细节,说是细致入微丝毫不过分,当然是主要讲人,以人推动故事,而不是以故事为主。

这一系列的设定,都是在短时间内李谦独自完成的,也让众人叹为观止。

徐征道,“李导,这个细致程度简直比90%以上的文艺电影还要细,国内还没见过有哪部商业电影能做到这个份上,连《色戒》都要差点。”

李谦笑笑,“电影和电影不同,咱们这部电影里重要人物要多点,要以更加细致一点,要是只有一两个主要人物,当然就不用这么麻烦了。”

“不过,我的形象竟然是只断了獠牙的野猪,这辈子是跟猪是分不开了,李导的脑洞也太大了。”徐征又吐槽道。

“很符合这个形象啊,程勇本来就充满攻击性,打前妻,打律师,易燥、易怒,动不动就动手,但是实际情况很糟糕,不足以支撑他的性格,就像是断了獠牙的野猪。”

“不过老大,你这主要人物有点多,又以人物为主,不怕剧情散乱甚至割裂吗?”郭凡又提出了疑问。

学无止境,郭凡临时丢下《李献计历险记》的筹备跑来开会,就是来学习来的,每部电影学些有用的东西,早晚把李谦榨干。

“你没看分镜?”李谦反问。

“看了啊?”

“那还问这种问题,其他角色几乎没有多少单独出场的镜头,绝大多数戏份都是作为群体出现的,也就不存在割裂感了。”

电影群戏不好拍,尤其以人为主,每个人都要照顾到,很容易剧情就崩了。

不过,角色都共同出现,就能避免这个问题,但是难点在于这么多主要角色同时出场,同一个镜头里要把每个人的性格给表达出来,这是难题。

所以,要给每个人物设定要特别鲜活的特征,全方位的,那种一看就知道大概是个什么人。

不会去挨个花镜头介绍人物,人物形象+剧情,足够让观众脑补出来了各自的家庭关系、背景。

电影留白也是非常重要的,你得让观众有想象的空间,这样才能代入进入。

就跟写本书一样,描绘一个女主角的外表,不能把五官都仔仔细细地写出来,那样虽然写的很清楚,但是观众绝对不会有感觉的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!”

郭凡恍然,不是自己写的剧本,作为旁观者,有些一讲就通的东西,很容易被忽略。

“那老大你是打算加入一些喜剧元素吧,怎么让和这个严肃的现实题材不冲突呢?”

郭凡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东问西,喜剧这方面,马小刚无疑是高手,但就算是他,在《集结号》、《唐汕大地震》这种严肃题材上,都没敢加入喜剧元素,那是几乎没有。

两个相冲突的元素,贸然放在一起,太容易崩了。

“你哪来这么多问题,学费给了吗?”

“老大你快说说,我发现喜剧是最容易引起人共鸣的元素之一,打算也给我的电影里加一点进去。”

李谦无奈了,也简单讲了一句,“我这部电影里的喜剧元素,主要是那种略有低俗的市井元素来表现人物的环境和人物信息,这方面有趣且幽默,也并不仅仅为了制造笑料而幽默,其实也是对社会底层,尤其是白血病人生活的真实写照,在这个题材这样用是很搭配的,也能让比较沉重的电影始终保持着乐观。”

看着郭凡还想问什么,李谦连忙制止了他,“别说话了,好好听着,这是我们讨论电影,不是给你解疑的,电影上映之后看看各种影评你就知道了,那些影评人绝对挖的特别深,全方位无死角的那种。”

郭凡识相地闭嘴了,总算可以回到正题。

“老张,摄影和灯光这方面是重点,运动、肩抗、跟随镜头会比较多,还有新现实主义特征的镜头靠近演员。

色彩方面和大部分现实主义电影差不多,自然光为主,能少打灯就少打灯,色彩要有年代感,主要按黄-橙-蓝-白四幕来,另外印渡和国内镜头也要有明显的区分。

印渡的镜头要多彩有活力,因为那里代表着程勇和无数白血病人的希望,国内就要相对平实很多。

国内用阿莱摄影机,色彩比较平实,接近人眼的效果,镜头用库克,有点微暖比较温润,印渡就用小红,色彩相对饱和一点,配UP镜头,比较扎实清新。”

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很多东西基本上不用讨论,李谦安排下去就行了。

“我明白。”张忠华点点头,随即又有些感慨大片,“小红啊,07年咱们拍《狙击电话亭》用的就是这个机子的第一代。”

一说起以前,郭凡也有些唏嘘,“当时谁都没想到,咱们从一个小网络电影的剧组,能走到这个地步吧。”

突然开始感慨起来了,徐征和文幕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因为他们加入的时候,李谦已经成功了。

不过,回想一下李谦的导演生涯,短短四年时间就走到这个程度,堪称神奇。

徐征也跟着感慨了起来,“07年RED数字摄影机刚刚推出,李导拍第一部网络电影,到现在这个品牌数字摄影机的最新系列已经能够运用在大银幕上了,而李导也已经成了国内最好的导演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还没老呢,就在这感慨人生了。

李谦摇摇头,笑道,“科技日新月异,当年的小红都足够上大银幕了,算是划时代的产品,咱们人总不能输给机器,总得进步吧,国产电影也在进步,用心拍好电影就行了,咱们这部《我不是药神》也将会是一部划时代的电影!”

划时代的电影?

李谦对自己新片如此高的评价,让众人侧目不已。

“继续吧,还有很多东西要讲,也要规划好前期的镜头怎么拍了。”

李谦没有多说什么题外话,这个会得开一个星期,在分镜头剧本的基础上,要要定好每一场戏怎么拍,保证片场直接就按照事先商定的来拍,这才能高效快捷地拍摄一部电影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appse.me福利出品